全国道地药材生产基地建设规划(2018—2025年)

引 言

中医药是我国传统文化灿烂宝库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中华民族五千年优秀文化历史沉淀的结晶,是现今世界上保留最完整的传统医学体系。当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加快实施健康中国战略,满足人民群众美好生活的需要,必须加快发展中医药等健康服务业。中药材是中医药事业传承和发展的物质基础,道地药材是我国传统优质药材的代表。但道地药材资源无序开发、品种创新不足、质量安全水平不高,影响中医药持续健康发展。加快道地药材基地建设,对促进特色农业发展和农民持续增收、加快发展现代中药产业、实现乡村振兴具有重要意义。

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中医药发展,明确提出推进中药材规范化种植,全面提升中药产业发展水平。按照《中医药发展战略规划纲要(2016—2030年)》和《全国农业现代化规划(2016—2020年)》的要求,农业农村部会同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编制了《全国道地药材生产基地建设规划(2018—2025年)》(以下简称《规划》)。

本《规划》的期限为2018—2025年。
一、重要性和紧迫性

道地药材是指经过中医临床长期应用优选出来的,产在特定地域,与其他地区所产同种中药材相比,品质和疗效更好,且质量稳定,具有较高知名度的药材。历史上道地药材多数来源于野生资源,区域特征明显,数量有限。近代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随着技术进步和用药量的增加,人工栽培药材逐步取代野生药材的步伐不断加快,道地药材加快发展。目前,我国常用中药材600多种,其中300多种已实现人工种养,种植面积达到3300多万亩,初步形成了四大怀药、浙八味、川药、关药、秦药等一批产品质量好、美誉度高的道地药材优势产区,道地药材种植已成为偏远山区的特色产业和农民收入的重要来源。我国已成为世界上规模最大、品种种类最多、生产体系最完整的中药材生产大国。

道地药材源自特定产区、具有独特药效,需要在特定地域内生产,才能保证其优良的品质。多年来,资源过度开发,一些野生药材资源濒临枯竭。同时,适宜产区种植不规范,非适宜区盲目扩种,造成药效下降、道地性丧失。道地药材是中医药事业发展的基石,加强道地药材资源保护和生产管理,规划引导道地药材生产基地建设,推进标准化、规范化生产,稳步提升中药材质量,对于实施健康中国战略和乡村振兴战略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一)发展道地药材是提高人民健康水平的迫切需要。党的十九大提出全面实施健康中国战略。这充分体现了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理念,展现了满足人民群众对健康生活需要的坚定决心。中医药具有“治未病”的主导作用,又有重大疾病治疗的协同作用,更有疾病康复的核心作用,群众认知度高、需求量大。预计未来一个时期,社会对中药材的需求将以每年15%的速度增长。加快发展道地药材,增加优质药材供给,促进中医药产业发展,利于更好地满足人民群众对健康生活的需要。

(二)发展道地药材是促进资源保护和环境友好的迫切需要。道地药材是独特资源、特色产业。近些年,一些地方过度采挖野生优质药材,造成野生资源蕴藏量急剧下降,冬虫夏草、川贝母、红景天等部分野生药材资源濒临枯竭,加强药材资源保护迫在眉睫。同时,甘草、麻黄等一些生态型药材的乱挖滥采,导致草场等植被生态遭到严重破坏。加快发展道地药材种植,保护濒危药材资源,推进野生品种驯化,推广药材抚育技术和仿生栽培,有利于提升道地药材供给能力,保护生态环境,实现永续发展。

(三)发展道地药材是助力农民增收脱贫的迫切需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时间紧迫、任务艰巨,难点在农村,重点在老少边穷地区。道地药材生产大多分布在贫困山区,是当地的特色产业和农民增收的主导产业,对促进脱贫攻坚至关重要。加快发展道地药材,推进规模化、标准化、集约化种植,提升质量效益,带动农民增收,是确保2020年实现同步进入小康社会的重要举措。

(四)发展道地药材是弘扬中华传统文化的迫切需要。当前,我国改革开放深入推进,“一带一路”倡议加快实施,与世界深度融合,讲好中国故事,弘扬中国文化,才能让世界更好地了解中国。中医药文化作为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代表,已传播到世界180多个国家和地区,建设了10个海外中医药中心,中医药已被世界广泛认同和应用推广。道地药材承载着中医药文化的精髓,加快发展道地药材,有助于弘扬中医药传统文化,推动中医药对外交流,搭建起与世界交流的平台,有利于提高我国文化软实力、增强中华文化的影响力。

二、总体要求

(一)总体思路

认真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和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按照“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牢固树立新发展理念,围绕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一主线,坚持质量优先、注重品质、确保安全,以中医药与现代农业融合为重点,以提升道地药材供给能力、农民收入增长为目标,发挥资源优势,优化区域布局,创新服务机制,推行标准化引领、基地建设带动、科技创新驱动、产业融合促动,建设一批设施标准、管理规范、特色鲜明的道地药材生产基地,培育一批创新力强、规模大的中药企业集团,创响一批有信誉、有影响的中药知名品牌,努力提升中药材质量效益和产业竞争力,助力健康中国战略和乡村振兴战略实施,为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作出贡献。

(二)基本原则

——坚持标准引领、绿色发展。遵循中医药与医疗规律,促进中药材生产与现代农业发展相一致,以中药产品标准为源头,建立健全道地药材生产标准、产品标准、加工标准、贮藏标准。强化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的理念,转变发展方式,综合运用安全投入、物理技术、信息技术、绿色防控等措施,节约资源,保护环境和生物多样性,促进中药材生产与生态协调发展。

——坚持道地特性、优化布局。依据气候资源、立地条件等区域特点,定品种、定产地,建设道地药材生产基地,发挥道地药材的品质特性。规范道地药材生产基地管理,推行道地药材品种、投入品使用、销售情况台账管理制度,加快形成布局合理、特色鲜明、供给有力的道地药材生产格局。

——坚持保护开发、产业融合。强化野生中药材资源保护和抚育,加快野生道地药材的驯化和人工繁育,降低对野生资源的依赖程度。构建中药材品种保护、良种扩繁、生产基地建设体系,保障道地药材有序开发、永续利用。推进道地药材生产、加工和临床应用协调发展,弘扬中医药传统文化,大力发展中医药休闲、康养产业,促进一二三产业融合。

——坚持创新驱动、质量优先。把握继承与创新的关系,坚持中医的临床思维,推进中医药理论与实践的发展。加强中药材基础研究,应用基因组学、分子生物学等现代育种技术,加快道地药材育种创新,培育一批抗逆性强、品质优良、质量稳定的道地药材品种,推动建立体现质量第一、效益优先导向的市场定价标准,在创新中形成新特色、新优势。

——坚持政府引导、市场主体。发挥政府的引导作用,加强规划引导,规范市场行为。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培育道地药材市场主体。加强道地药材品牌创建,打造一批品质高、口碑好、影响大的道地药材品牌。适应中医药现代化发展需要,加强数字化建设,科学应用大数据,引导医疗机构、加工企业等社会资本参与道地药材生产基地建设。

(三)发展目标

到2020年,建立道地药材标准化生产体系,基本建成道地药材资源保护与监测体系,加快建设覆盖道地药材重点产区的生产基地。

到2025年,健全道地药材资源保护与监测体系,构建完善的道地药材生产和流通体系,建设涵盖主要道地药材品种的标准化生产基地,全面加强道地药材质量管理,良种覆盖率达到50%以上,绿色防控实现全覆盖。

三、重点任务

(一)提升道地药材生产科技水平。加强基础研究。深入开展道地药材野生资源保护、优良品种选育、生态种植等基础研究,保障野生资源永续利用和药材的优质生产。推进育种创新。保护利用道地药材种质资源,组织科研单位与企业开展联合攻关,推进特色品种提纯复壮,加快选育一批道地性强、药效明显、质量稳定的新品种。加快建设一批标准高、规模大、质量优的道地药材种子种苗繁育基地,提高道地药材供种供苗能力。加强种子(苗)质量监管,贯彻新修订的《种子法》,加快制定《中药材种子(苗)管理办法》,将中药材品种列入《农业植物新品种保护名录》,实施品种登记制度,强化品种保护和监管。推进集成创新。促进农机农艺融合,集成组装适宜不同区域、不同品种的道地药材绿色高质高效技术模式,加快推广应用,示范带动更大范围节本增效、提质增效。

专栏1 道地药材种子种苗繁育体系建设

  1.濒危稀缺道地药材种质资源保护。建设濒危稀缺道地药材生产基地,开展野生资源保护和抚育,加强野生抚育与人工种植驯化技术研究。2.道地药材良种繁育。分品种、分区域集成道地药材种子种苗繁育技术规范,开展道地药材提纯复壮、扩大繁育和展示示范,提升优良种子(苗)供应能力。3.道地药材品种创新。加大科研联合攻关力度,加快现代生物技术在中药材育种领域的应用,选育一批道地性强、药效明显、质量稳定的新品种。

专栏2 道地药材标准化生产体系建设

根据中医临床和中药企业提出的药材品质要求,组织专家研究制定中药材种植环节的技术标准。
  1.生态种植技术。在全国道地药材生产基地开展测土配方施肥、有机肥替代化肥行动,减少化肥用量,减轻面源污染。开展物理防治、生物防治等绿色防控技术,减少农药用量,提升药材品质。
  2.机械化生产技术。研发推广适用于各类道地药材生产、采收、加工、病虫害防控的高效实用机具,提升道地药材生产效率。
  3.信息化管理技术。加快人工智能、环境监测控制、物联网等信息化技术在道地药材生产的应用,提升道地药材生产信息化水平。

(二)提升道地药材标准化生产水平。健全标准体系。在梳理现有标准的基础上,按照绿色发展的要求,制定完善道地药材标准框架,建立健全生产技术、产地初加工、质量安全等标准体系。推进按标生产。依托龙头企业、农民合作社等新型经营主体,构建“龙头企业+合作社(种植